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677|回复: 0

我在北京(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4 06: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到刚来北京,一门心思的拿捏着自己的闯劲儿。三个月的无所事事,心莫名的灰暗起来。闯北京的初衷是为了和多年一般般的命运赌一把,不曾想,这个据说遍地是黄金的都市,先不先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北京的冬天,正感索然无味的时候,命运来了个转机,我上班了。

       接触了北京的工作,也听到了中国这个前沿阵地的隆隆炮声。在北京,和工作有关的无关的前卫信息无遮无拦的在身边轰炸。作为编辑,你的选稿总会把自己忙得焦头烂额。一次,自以为在把握业内动态上自己颇下了一番功夫。正要把耗时颇多的一份网络期刊发给业内企业时,几天不露脸的领导忽然冒在了身后。接着就把和我们稍稍有些瓜葛的某上级部门的一个领导讲话的资料扔到了我面前。并且让我在把握会议的前提下,随意发挥写个专刊。其实该领导的行业和我们的行业早几年就分开了,期间几乎就没有合作项目。我看看没有发出去的期刊,正欲张口时,领导斩钉截铁的说,业内这期停刊。我说,已经写好了。领导不耐烦的说,就怕精心准备好的东西给分散了了领导讲话报告的注意力。领导的话,比得上企业一年的动态。呜呼,我不由暗叫娘,这领导的讲话对于指导我们业内发展全无可取之处。更何况我已答应业内人士要发刊的消息。这样做的明显后果就是,你把业内的受众给忽悠了,他们必然会对期刊之权威大打折扣!算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冠冕堂皇的领导讲话总是要闻,真正的业内动态未必可以有所作为。其实,平时的办刊宗旨就是以业内动态为核心,具有嘲讽意义的是这宗旨也是领导一贯提倡的。看来,领导的话比一贯的规章更实用。信息爆炸时代,可以不理会业内的前沿动态,只听领导经评论数就OK了。

       过不得几日,会议多了起来,领导也多了起来。我以编辑的名义应邀参会,其实充其量只是做个会议记录。说不上名的专家、委员、领导围了一大屋子。作为编辑的我,在一个不被人注视的角落里记录着他们的一言一行。看着一个个领导东倒西歪的围着会议桌,一会儿喝茶,一会儿接电话,更有甚者一次次去卫生间。角落之我,要瓶凉水几近奢侈。开口欲要,服务小姐的视线早已不在我控制范围之内。会议规模看似能决定天下大事,其实议题居多是泛泛而谈,最终也不好形成会议要解决的问题。记录的我还得揣摩领导的心思,该怎么给稿子结尾,并辅以会议成功的完成什么什么议题。其实是什么,不得而知。

       初来北京上班,两点感觉是我工作多年所未有的。其一,虽不怕信息筛选挑战我的编辑能力,但很难苟同于顶头上司的意图,虽然这将决定我的工作前途。其二,北京工作,一打照面就是我们协会或协会下属本委员会某个阶层的领导,振作的野心一次次被黑压压的领导压住,自己多数被逼得低微。

       走开领导的视线,领导之心腹要员就会进入我们的生活。当领导在烟雾缭绕中把自己的意图传达至某些要员耳朵里时,要员就会让我们员工抽抽二手烟。其实,要员未必比你更能领会领导意图,只是要员比你更会察言观色。领导严肃,他(她)赶快倒茶,领导高兴,他(她)陪着傻乐。这可以多少看出一点儿,随同事大潮的人往往成不了大器,而爬上你头顶的往往是没有能力完成本职工作,但极力讨好上司,有极高的阿谀奉承之本领的人。到头来,不管你做得多辛苦,始终没有人认同你。

    我的一个女同事,人长得弱不禁风,在公司里也没有自己专业的工作事项,可是她在公司混得不错。没有一个人说她是靠能力混好的,但我坚信她是一个极会溜须拍马的人,加之靠在公司长时间的磨砺和不长不短的倒贴些关系成功的。所以说,你的能力可以当上司,可是你的处境未必就一路坦途。跟着上司,就是要符合他的优点和他的缺点迎合他的一念之举。初次算赌他的一言一行,而后对他则是了如指掌。可能,她就是这么过来的。

       领导的话中有话,你得绞尽脑汁的想出他的意图,以至于每日工作都是诚惶诚恐的。有时想想,要不要员的成功能力学着点儿,可就怕非一日之功。更怕学之,性情慢慢大变,社会挚友会慢慢疏远。这些,其实不是工作的全部。要好好工作,同事间的关系当不可忽视。

    同事间实事求是、较真儿的人往往容易陷入被动,而万事打哈哈的人却难得的聚人气。对于谁的要求都不拒,对于谁的事情都不过问,对于自己该做什么永远不明确。这样的员工,在我们的公司曾经有一个。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不痛快的标记。做事喜欢商量着来。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和蔼可亲的和你讨论业内大事小情。你就得和他探讨。他探不出什么,就会不声不响的离开你,而另找其人。慢慢儿,他的探讨已延伸成为了你的习惯。你的习惯形成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在委员会中本来是鹤立鸡群的,因为我需要一种为文的感觉,加之编辑应具备的能力。可是这一切就像昙花一现。你是在打工,权衡利弊,挣工资是首要的。要不,在北京混不下去,不就是一个笑柄吗?既要好好工作,就要依据领导的规定,学会瞬间适应制度、瞬间把事情做个颠个儿、瞬间让领导看好。是的,这一切都来源于经过实践证明的这样一个真理:再规矩的章程不如领导的一句话。他会说,你要会夸。不过,这样容易远离群众!

       就这么熬着,九个月了,马上。委员会还一天天运转着,我无疑陷入一个围城。一手想抓住外面的空气,一手却极力的不拒绝那薄薄的几张人民币...

       北京的生活悄然已近一年,走过心灵的阵痛,我坦然接受可能年复一年的京都生活了。两口之家的格局即将被打破,挤公交车的日子可能还得延续一段时间,我的工作,我的自考,我的未来一次次在心里思虑,并逐渐更新和交换着某一特定时刻忽然的地位转化。

       在北京的一年里,我有充足的准备取舍一切,也刻意一次次出现奇迹。不敢惘然决定自己的方向,只是带着亲情、亲亲的嘱托与责任在北京一次次水深水浅的走着,一次次在人潮人海的漩涡里飘忽。不埋怨天地父母妻子,我坚持于现实的北京。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让北京适应我;或不适合,我的价值将释放在一个更宽广的地方。没有任何理由说不行,这样的座右铭不止适合在北京。有了坚持,我生活的触角会延伸得更长、更远。今天,我把我在北京的真实与漂京族共享,同时我祝愿天下的漂泊者幸福、平安、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北文苑---- 张北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3 )

GMT+8, 2020-4-4 10:33 , Processed in 0.137155 second(s), 19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zhangbeisc.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