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141|回复: 0

荒野客栈的宴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0 15: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大为谈完合同,天已经黑了。因为和女友的婚期在即,他谢绝了客户的挽留,执意开车往回走。这是一个偏僻的镇子,他从县城开车要三小时才能到。明天一早还了车子,李大为可以搭乘最早班的火车,后天中午就能回到省城。

  行驶在偏僻的乡村公路上,李大为开着大灯,打开音乐。合同谈得很是艰难,好在最终结局不错,只是,李大为因为心情过于紧张,从中午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此刻,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翻遍了口袋,却连饼干都找不到。四周都是荒僻山野,去哪儿找家饭馆祭祭五脏庙呢?一路搜寻,令李大为颇为高兴的是,又走出不过几里路,他突然看到距公路不远处有一家客栈,灯火通明,笑语喧哗。

  李大为将车开过去,停在了客栈前。客栈并不大。,但好像正在举行宴会。李大为信步走了进去,令他惊讶的是,他一进屋,众人如众星捧月一般,齐齐站起来,将他让到正对门的贵宾位置。

  李大为蒙了,这些人,他可是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他们对他却像是老熟人,一个接一个,轮番向他敬酒。李大为自然是不想喝的,但是,有句话叫盛情难却,况且他又是生意人,最懂得和气生财。最终,李大为被灌了个酪酊大醉。

  一觉醒来,李大为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十几个人站在他的面前,目光齐刷刷地看着他。李大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往身上一看,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他居然被脱了个精光,身上连条内裤都没有,他慌忙拉过被子裹到身上,看到放在床头的皮包已经被翻了个乱七八糟。

  “钥匙呢?”其中一个人问李大为。

  孪大为愣住了,反问:“什么钥匙?车钥匙?”’

  李大为迅速穿好衣服,把东西塞进皮包,什么都不少,皮夹子里的钱都没动过。车钥匙也在包的夹层,他拿出来朝众人晃晃。

  “不,是门钥匙!客栈大门的钥匙。”又有人说。

  李大为疑惑不解,问他怎么会有客栈大门的钥匙?他不过是昨晚才来的客人。众人摇头叹气,不再理他,纷纷离开。李大为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感觉这儿的旅客各个都神经不正常,像是疯子。他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令李大为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走到大门口,门关得死死的,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铁锁。李大为急了,问谁有钥匙?他还有生意要处理,他还要筹备和未婚妻的婚礼。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客栈里的旅客都双臂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他。李大为拿出手机想向警方求救,仔细一看根本没有信号。他愤怒地踢着大门,大门纹丝不动。扭过头,李大为揪住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问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并不生气,只是叹可口气,说这家客栈每个月才迎来一个客人。来了,就不能再离开。他们已经在这儿呆了将近一年,一直都在等一个拿钥匙的人,有钥匙的人住进来,他们才能全部离开。所以,每次进来一个新人,他们都要四下翻钥匙。可直,到现在,他们最终只有失望。现在,李大为已经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李大为如坠五里云雾,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他不相信,不相信!李大为走到铁门前拼命摇晃,还让大家都过来,一起撞开铁门。但没有人响应他,甚至大家都没有兴趣围观。

  最终,李大为累得气喘吁吁,瘫坐到了地上。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被困在了这里?

  整整一天,李大为虽然无法接受困在客栈的事实,却也是无计可施。这客栈就像城堡一样,固若金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其他人一样,静等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夜已经深了,李大为无法入睡。他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胡思乱想。这时,一位看上去有七十来岁的老人从他身边经过,李太为的神情突然变了。他看到老人的身后有一团模糊的黑影。那黑影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就像他的影子一般。

  李太为从小在山区长大,而他的爷爷曾是驱鬼人,他知道,老人身后是一个鬼影。李大为并不害怕,大多数的鬼影并不会害人。

  可是,为什么会有鬼影跟着这个老人?紧走几步,李大为跟了过去。走到老人的房间门口,他看到鬼影跟着老人进了屋,李大为看得很清楚,那是个单薄而矮小的鬼影!看上去,应该还是个孩子!

  敲开老人的房门,老人狐疑地打量李大为。李大为勉强笑笑,说想听老人讲讲这客栈的故事。说话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老人的身后,那团黑影在老人身后跳来跳去,不知道在做什么。老人沉默片刻,说:“你算是问对人了。我是进到这客栈的第一个人。”

  “你也是被客栈的宴会吸引进来的?”李大为问。

  老人点点头。他微微眯起眼睛,讲出了一段令李大为感到匪夷所思的故事。

  老人名叫李东兴。六十多年前,这个客栈曾是一户人家的宅子,住着一对夫妇和她的女儿。他们是李东兴父亲的远亲。某天的黄昏,母亲带着只有八岁的李东兴到这儿来赴宴。当时家里穷,谁家能办得起宴席?可这家亲戚因为在城中有米铺生意,积蓄甚丰。那天晚上,李东兴吃了个肚皮溜圆,突然看到一个小女孩在笑他。他认识女孩,她叫杜鹃,是亲戚家的女儿。

  杜鹃领他来到仓库,说想和他一起跳格子。两人在地上划出格子,玩了很久。就在那天晚上,这所宅子失了火,烧成了废墟。从此,李东兴再没来过这里。可在一年前,他外出办事偶尔从此经过,竟然发现这里建成了客栈,还在办宴会。睹物思人,他想起了过去的事,就不由自主地进来了。可进来之后,他发现再也出不去。从此后,每个月的初一,这座客栈总会有一个宴会,迎来一个新的客人。

  离开老人的房间,李大为回房休息。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他房间里有“扑通扑通”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蹦跳。李大为看见一个头上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在他的房间跳格子。

  李大为不由得坐起身,问:“你是谁?”

  那女孩停住脚,说:“和我一起跳格子。和我一起跳格子。”

  李大为心里涌出一股寒意,他缓缓下床,想和女孩一起游戏。突然间,他的头一阵剧痛,睁开眼,李大为见自己滚到了地上,刚才竟然是在做梦。

  早饭之后,李大为将自己的梦告诉了李东兴,李东兴沉默了很久,才告诉李大为,昨天晚上他听到的并不是全部。之后,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李东兴和杜鹃正跳得兴起,杜鹃突然扭伤了脚脖子。而就在这时,山上的土匪来了,杜鹃害怕极了,她的脚已经无法走路,于是李东兴把她藏进了柜子,为了保险还在外面上了锁。

  令人意料不到的是,土匪抢完了东西,杀死杜鹃的父母,竟然一把火把宅子给烧了。从此后,这所宅院就永远地荒废了。

  听到这儿,李大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那个锁住杜鹃的柜子,你还记得在哪儿吗?”

  老人点点头。李大为跟在他身后,穿过侧门来到一个空荡荡的仓库。仓库角落里,果然有一排柜子。那些柜子虽然年代久

远,却并没有烧过的痕迹。李大为走上前,用砖头砸开柜子上的锁,里面只有几根烧焦的骨头。李大为突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那天晚上,李大为让老人重现六十多年前的场景。那是一场热热闹闹的宴会。屋里挂着灯笼,两大桌客人推杯换盏笑语喧天。

  仓库里,李大为已经划好了格子。他和老人静静地站在空地上。这时,屋子里的灯突然熄灭了,一个瘦小的身影蹦来蹦去,似乎在跳格子。她的手上戴着一枚玉镯,那枚镯子在黑暗中晃出淡绿色的光。光晕中,似乎有一朵杜鹃花在闪来闪去。老人身体颤抖着走上前,笨拙地配合着女孩跳,一下又一下。这时,半空中传来一阵女孩咯咯咯的笑声。

  李大为站在一边,心里一阵阵的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下面将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不知过了多久,老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喊杀声。那声音越来越近,老人脸色骤变。

  这时,大厅里的灯也熄灭了,顿时变得一片混乱。李大为走到那个幼小的黑影身边,轻声说:“我们不会抛下你,走,我背你出去。”说罢,他俯下了身子。

  穿过大厅,李大为看到整个客栈漆黑一片,人们慌乱地惊叫着,不知所措。他双手背在身后,样子就像背着个孩子,一步步走到门边。

  大门,一下子敞开了。外面繁星满天,清爽的空气一下子扑了进来。众人都冲出客栈大门,惊喜地又喊又叫。

  走出十几米,李大为回过头,发现客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废的残垣断壁。他知道,那个名叫杜鹃的女孩一直都被困在里面,她太寂寞,她太渴望再有那一晚的宴会,渴望还能和那个名叫李东兴的小男孩一起跳格子。

  与此同时,李大为已经把杜鹃的骨骸背了出来,他郑重其事地说,要把她安葬在父母身边。

  顺利回城后,李大为和女友的婚礼如期举行。李大为将收到的结婚礼物一一查看,突然,妻子惊喜地叫了一声:“大为,你看,多漂亮的玉镯!”

  李大为接过来看,果然是一个翠绿的翡翠玉镯,打磨得十分精致。这样的镯子,应该价值不菲。奇怪的是,礼盒上竟没有标注名字。不过,李大为仔细看,发现镯子里养出了一朵奇妙而美丽的花,是杜鹃。盯着看了半晌,他突然明白了,那晚在客栈的仓库中,小杜鹃手上的玉镯一晃一晃,像极了耀眼的杜鹃花……

  “这是杜鹃送来的。”李大为轻声说着,心底涌出细细碎碎的感动。

  “杜鹃是谁?”妻子不解地问。

  李大为沉默良久,说:

  “那是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女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张北文苑---- 张北人的网上家园 ( 冀ICP备13002250号-13 )

GMT+8, 2020-2-23 06:11 , Processed in 0.142343 second(s), 15 queries .

联系电话:13400461018; QQ:824344191, 2092558354

© 2012-2013 zhangbeisc.com. All Rights Reserved.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